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北国肥前殿:即前田利长。利长当时任肥前守

北国肥前殿:即前田利长。利长当时任肥前守。家康入大坂参拜秀赖,反污蔑有人将于道路伏击刺杀。后来受此案牵连,太阁原先所倚仗的重臣们纷纷受到处罚或贬谪。利长作为五大老之一的继承者,因为先行回国。于是处罚令就发放到其国内。利长惶恐不已,于是派母亲去向家康解释原委。实质是送去人质,表示臣服。
「北国肥前殿の儀、思い召しのままに仰せつけられたる由、御威光浅からず候事」 这一句,等于说:“前田家(北国肥前殿)的事情,果然完全按照您希望的结果解决了。您真是厉害啊!”完全是对家康奸计的揶揄嘲讽语气。
 
 
2.今烧是指相对于“古制之器”而言的当代的陶器作品。天正年間的「宗湛日記」第一次出现「今烧茶碗」的名词。之后冠以「今烧」之名的香合·肩冲·黒茶碗次第出现。至于1599年,正是桃山时代,“今烧”就是以千利休所烧制的乐烧茶具为代表。
炭取是煎茶道的重要道具。茶道具不但包括茶碗、茶入等茶叶、茶汤的容器,还包括火镰火箸等一类生火的用具。
 
 
“炭取”的图片(呵呵,就是煤筐么)
 
「武具集め候こと、上方武士は今焼茶碗、炭取りふくべ以下の人たらし道具御所持候。田舎武士は槍、鉄砲、弓箭の道具支度申候」
直江兼续说,京都(上方)的武士都以收集千家茶道的道具为乐,我们乡下武士当然找不到这些东西,只能收集些土刀土枪了。把收集武器说成“爱好”和“风俗习惯”,显然是狡辩。同时也讽刺京都的武士风习软弱不堪,与秉守弓马之道的北陆武士是不能相提并论的。家康谴责上杉家在收集自己所不应有的“道具”,事实上家康自己收集的茶具才是更与武士身份不符的东西。
 
 
3.昨日まで逆心企てる者も、其行はずれ候へば、知らぬ顔にて上洛仕り、或は縁辺、或は新知行など取り、不足を顧みざる人 と交り仕り候当世風は、景勝身上には不相応に候、心中別心なく候へども、逆心天下にその隠れなく候、妄りに上洛、累代弓箭の覚まで失い候条、讒人引合御糾 明これなくんば、上洛罷成るまじく候、右の趣景勝理か否か、尊慮過すべからず候、
 
有些真正怀着逆心的人,一旦放弃这份痴想,就装出一幅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,上洛活动,或者进行新的联姻,或者争取新的知行,这种从不改错的人现在很是吃香,但景胜与此无缘。就算心中没有逆心,但值此天下都风传我上杉谋逆之时,若妄然上洛,只怕把上杉家历代武士的名声丢尽。若是不能和谗人辨明真伪,我们将不会上洛。(以上照抄帮主的翻译)
 
这段话是说谁呢?当然还是我们的活宝老乌龟德川家康。家康曾经在小牧山以拥护织田家的大义名分,和太阁殿下针锋相对,争夺天下的霸权。然而只打了点无伤皮毛的小战役,家康就放弃了争霸的幻想,前往京都匍匐在太阁的脚下,接联姻亲,领取知行,成了天字第一号的大家臣。真好象原先的敌对关系不存在一样。直江兼续旁敲侧击,讽刺这种行为正是“知错不改”,“丢尽历代先祖脸面的无耻行为”。
 
通过这种诘问,直江兼续也就剥下了老乌龟最后的虚伪面具。
 
 
 
併して京 伏見の間に於てさへ、色々の沙汰止む時なく候、況んや遠国の景勝弱輩と云ひ、似合いたる雑説と存じ候、苦しからざる儀に候、尊慮易かるべく候、定て連々聞召さるべく候事。
 
秀吉死了以后,德川家康的专横跋扈是为各大名所共同厌恶与嫉妒的。关于德川家康将要篡夺天下的霸权的谣言,也在京都大坂一带广为流传。这种谣言,自然可能为石田三成的党人所散布,但是也确实符合各个大名的心态。
直江兼续因此说:“连坐镇京都、伏见的大人物(还能是谁?不就是家康么?一笑)都要被谣言中伤所笼罩,何况身居远国,字辈幼弱的景胜呢?”这种话不把家康气的半死才怪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