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[转帖]直江状译文

本月一日的贵信,昨天十三日已经抵达。详细拜读,不胜欣喜。
 
 
 
  一、关于本国的事务,出现了许多流言,以至于内府大人感到疑惑,这是事实。就连(靠得很近的)京都和伏见之间也会出现许多谣传,就更不用说地处偏远,(家督)景胜也很年轻的本国了。出现这些流言都是可以想象的事情。但是请不要烦恼,也不要担心。相信不久后您就会听到真正的真相。
 
 
 
  一、因为景胜上洛延迟而似乎有一些可疑的风闻,但是前年更换领地后马上就上了洛,去年9月才回国。如果要我今年正月再上洛的话,那么请问究竟什么时候可以处理领国内的事务呢?因为是雪国,当中十月到三月还是什么事都无法干的。这一点,请向了解本国事务的人询问。所以现在的风传,可以推测是有人故意要入景胜以罪啊。
 
 
 
  一、您(信中)要我写下别无异心的誓文。但是去年以来(某些人以前写的)好几份誓文,轻轻松松就被取消了。所以我也不打算再在这没有用的东西上面花时间。
 
 
 
  一、自从太阁以来,景胜就以仁义闻名,现在也没有变化。比起某些人的朝变暮化可是完全不同。
 
 
 
  一、虽然景胜毫无谋反之意,但若对别人的谗言不加纠明,对别人造谣我将谋反的流言不加调查,这完全不像素以英明正直为标榜的内府大人。是榊原式部太辅(榊原康政)。就算发现景胜真的有谋逆之心,他作为一个武士,也应该努力地尽本分将我的意见传递给您,这对于内府大人也是一件好事。然而他并不明白这一点,反而成为谗人堀监物(堀直政)的帮凶,完全不为我家出力。这里希望再次拜托榊原大人,好好判断一下我家到底是忠是奸。
 
 
 
  一、第一,风传中的上洛延迟的问题,以上已经解释。
 
 
 
  一、第二,关于我们置办武具的问题。现在大地方的武士们热衷于收集今烧(注:一种陶器)、探取(注:装碳的容器)、瓢之类的摆设,而我们乡下的武士则喜欢收集铁炮弓箭。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风俗习惯,这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。要叫我们交出和身份不相称的武器,但是和景胜的身份不相称的武器,我们又怎么可能得到呢。全世界上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。
 
 
 
  一、第三,关于修路造桥的问题,是为了解决往来的不便,这是一国之主应尽的义务。我们以前在越国也同样修路造桥,现在还到处留着,这一点堀监物应该最清楚了(注:堀家当时的封地是上杉家以前的封地:越后)。堀家搬到越后后,这些工程应该还给他们带来很多方便。那里本是我们的故国,因此,我们如果要踏平久太郎(注:即堀家的当主堀秀治),简直不用费吹灰之力,又何必要麻烦去修路造桥呢。景胜领地会津不说,其他通往上野、下野、岩城、相马、(伊达)正宗领、最上、仙北、由利等周围国境的地方,全部都和以前一样进行着造桥和修路,其他的领国主从没有为此担惊害怕。只有堀监物一个人对此畏惧,简直就像是不懂弓箭的傻瓜。何况我们在各个方向都有修路,如果真要出兵他国,也最多只有出兵一路的实力,那么在其他方向上修路(反而方便了敌军从这个地方进攻),岂不是傻瓜。江户来的使者在视察了白河口(会津和越后的边境)之外,也请一同视察奥州边境。眼见为实,如果有所怀疑,就请视察所有的边界线,想必就能有所理解了。
 
 
 
  一、虽然您本意不打算胡说,但说出来的话实现不了,一样会使人无所适从。所谓若是高丽不来投降,明年或者后年又打算派兵的话,显然是虚言吧。付之一笑。
 
 
 
  一、今年三月是谦信公的年忌。等到这些事务都处理完毕之后,本来是打算在夏天上洛问候的。为此,现在正在抓紧处理国内事务。如置办武具等等。现在增田右卫门尉和大谷大邢少派使者来说风闻景胜有逆心,如果没有亏心就上洛辨明,据说这也是内府大人的意思。但是真正应该做的,是纠明谗人所言,果是胡言,这才是最恳切的方法。哪有因为这个就要急着上洛分辩的?“如果没有逆心就请上洛”云云,这种处置方式简直就像还在吃奶的孩子,根本没有触及重心。有些真正怀着逆心的人,一旦放弃这份痴想,就装出一幅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,上洛活动,或者进行新的联姻,或者争取新的知行,这种从不改错的人现在很是吃香,但景胜与此无缘。就算心中没有逆心,但值此天下都风传我上杉谋逆之时,若妄然上洛,只怕把上杉家历代武士的名声丢尽。若是不能和谗人辨明真伪,我们将不会上洛。以上所有言论,上杉到底是对是错,应该不需要您多加考虑了吧。顺便一提,景胜家中有个藤田能登守,七月中从本家出奔,先去了江户,然后从那儿上了洛。这些我们都知道。到底是景胜错了,还是内府大人言行不一,相信世间自有公断。只怕会被天下认为是言行不一。
 
 
 
  一、北国肥前殿的那件事(注:应该是指家康暗杀计划),完全按照您的意思解决了。对您的威光深表钦佩。
 
 
 
  一、听说增右(增田长盛)和大邢少(大谷吉继)为我出头了,非常感谢。有什么事情的话,可以请他们帮忙传话。然而,制度上作为我在江户代言人的,应该是

相关阅读